记录奶奶颅内动脉瘤破裂出血病发、手术、康复全过程

 

本文转自脑出血吧一位网友的发帖,原贴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7555532474,在发帖之前我通过私信询问本人转载的意见,但一直没有答复。此贴发布于2021-09-27,可能原作者长期未登录贴吧所以看不到我的留言。如果原作者不想被转载,请与我联系,可在本文下方留言,或者扫描我的微信二维码与我沟通,谢谢。

 

 

记个流水账,关于我奶奶脑血管动脉瘤病发、开颅夹闭术、手术后住院、康复治疗的过程,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到其他人,因为奶奶事发突然,家人都心急如焚,焦虑不安,期间通过互联网查寻各种资料,知乎,小红书,微博,贴吧.. …

有关类似病情的帖子基本翻阅了个遍,也在知网上查阅了很多医学专家有关动脉瘤的论文文献。不管是出于和主治医生探讨病情的需要,还是预测奶奶后续病情发展的趋势,对于外行人来说,家人生病,网上的任何哪怕一丁点信息都像救命稻草一样不放过,这种焦虑的心情应该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感同身受吧,所以,还是决定记录下来供网友们参考,也希望有这个经历的朋友一起交流,写得有点乱,望各位见谅。

关于脑动脉瘤疾病本身,网上都有很多科普就不多赞述了,这个病很多人可能都有,病发率约7 %,它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不发病(破裂)基木没啥异样,大多数的人可以与痈和平共处一辈子直至自然死亡,但一旦破裂,致死致残率极高,且治疗后也会有一系列后遗症。因此,对于颅内动脉瘤来说,如果能在破裂之前发现,及时手术是最好的,但因为未破裂前儿乎没有任何临床症状,一般的体检也不检查不出来,往往病发破裂时己经造成颅内出血了,第一次出血死亡率 30%,二次出血死亡率可高达 60%一 70%。

2021 年 9 月 8日,大概18:30-19:00,奶奶外出给西瓜浇水,19:10左右天色渐渐暗下来,爷爷发现外出的奶奶还没回来就跑出去找,浇瓜的地离家没多远,直线跟离大概200来米,爷爷对着西瓜地的方向喊了几声无人应答,也没看见人影,这时邻家奶奶就提醒道,这么晚没回来是不是在哪里摔倒了,爷爷赶紧回家拿手电筒,到菜地一看奶奶正面朝下趴倒在地上,嘴里发出呼呼的声音,己经不能说话,眼睛也紧闭,口里不停的呕吐,爷爷赶紧扯开嗓子喊邻居们过来帮忙,随后立马给在镇上的三叔打电话,三叔开车到家就差不多19:30了,停车的地方离瓜地还有一小段距离,三叔背着奶奶上车,奶奶呕吐加剧,三叔满身都是呕吐物,三叔说那时候大脑一片空自,背着我奶奶全身就是使不上劲,人在极端紧张的情况下真的会使不上劲,腿发软摔倒在田间,这时的奶奶应该受到了二次伤害,情况紧急,就近送到了当地的县人民医院,到达医院人概20:10,姑姑在县城陪读高三的表弟,听到消息赶紧提前跑到县人民医院急诊科说明情况,要医院方面提前做好接诊准备,这时候,老家亲戚也都陆陆续续得到了消息,在镇上的小姨奶奶(奶奶的亲妹妹)也没来得及换衣服穿着拖鞋和睡衣匆忙赶往医院,医院CT检查说是脑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担县医院这时尚不能确诊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只说根据出血最来看已经到达顶级,当即就下了病危通知书,说这种情况基本没有抢救的必要了,临床上这种出血量99%都会在1-6个小时内丧失生命,即使送往上级医院也只是赌一把,赢得可能性微乎其微,快的话可能都撑不到上级医院,就算万幸是那1%救过来了也是植物人状态了,听到这个消息大家觉得天塌了一样,奶奶今年71岁,一生育有3子1女,最大的是我爸,前几年己经去世,现在就两个叔叔和姑姑,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农村普通家庭,二叔就是在外面做装修做苦力的农民仁,挣得都是血汗钱,年前刚给大儿子买了婚房拿了彩礼订完婚,只叔就是镇上开店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供个小孩,大的大学还没毕业,两个小的在读初中和小学,姑姑家也刚修完房子,女儿在读大学儿子高二,加上之爷爷也在前儿个月做了大手术花了不少钱,都是花钱的高峰期,经济条件都不好,县医院说花几十万最好的可能也就是植物人,更多的时候就是人财两空,鉴于这种经济条件和医院对病情的分析,加上奶奶年纪,一般农村家庭可能都不会送上级医院了,但爷爷奶奶这辈子拉扯四个孩子一生辛勤且与人为善,对子女也是仁里义尽,这么大年龄了都还想若能白己劳动就绝不拖累子女,何年都要他们代老不要干活了但就是不听劝阻,总是闲不住,更或要的是对子女们都一碗水端平,没有偏心,对儿媳女婿孙辈都掏心掏肺。。。。晚辈们对他们二老的感情很深所以大家从没想过放弃,都抱着就算人财两空也不要留遗憾的想法,都想拼尽个力救奶奶,这时候大家都乱成一团,情况十分危机.人命关天又必须马上做出决定,一刻都不容耽误,二叔和弟弟他们在省外务工正往家赶,姑姑打电话泣不成声问我怎么办,我查了这种情况送省城长沙时间太久肯定来不及,虽然现在好像有什么空中直升机救援,运送费川高昂先不说(4万/小时),即使顺利联系上最快速度到长沙湘雅也要一个多小时,这和送往当地市级医院用时差不多,查了一下这种情况乎术其实对操刀医生的要求不是那么高,因为开颅手术一般的三甲医院都可以胜任,手术本身并不复杂,但非常危险,根据出血位置,出血.量,以及患者年龄和自身基础疾病不同,预后个体差异性特别大,而且县人民医院可以直接和市人民医院对接,提前联系那边,在转院的途中就让那边医院做好乎术准备协作,情况紧急没有太多思考时间,权衡之下送往了市第一人民医院,县医院派车和医务人员一同送往上级医院,据说在转院的途中奶奶的情况有所好转,大概是医院的药有缓解的作用,呕吐止住了,血压升上来了,能遵嘱做一些指令动作,姑姑他们叫她,她有流泪,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要她抬脚,她也能把脚抬起来,但就是昏迷,眼睛紧闭,失语。到达市医院大概晚上十点多,做了血管造影和一些术前检杳,医生说根据影像资料确诊为右脑中动脉三段血管瘤破裂,颧叶部位出血量严重,脑中位线己经左移,脑疝可能了,出血量大,需要紧急开颅夹闭手术,手术本身很常规,不是特别疑难的操作,但病情太过于严重,出血最大,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很人可能下不了手术台,即使手术成功,后面也得挺过二次出血、脑水肿、术后感染三大关才能脱离生命危险,术后住院时间肯定会很长,费用也会很高,挺过了危险期也极大可能会发生偏瘫、失语、失忆、长期昏迷(植物人)等后遗症,签了病危通知书和一叠术前风险告知,院方给奶奶剃头发做了一系列术前准备,人约凌晨O点30分左右推进了乎术室,我和妈妈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晚上8点多从省城出发历经3个多小时赶到医院,我们到的时候奶奶刚进手术室一个小时,凌晨5点从外省过来的叔叔婶婶弟弟他们也赶到了医院,那晚的手术室门门就我们一大家子十儿个人,气氛很沉爪,每个人心中都在焦虑担心,几次手术室门内的长廊有一点点声响大家都异常紧张,大约 5 点多天决亮的时候有个产妇推进了手术室,不到半个小时护士就抱着新生儿出来叫孩子的爸爸,此情此景心中真是感慨万千,这个世界有新生的喜悦,也有命悬一线的担心,真的是应了那句话:这个世界除了生死,其他都是擦伤。就这样,在等待的煎熬中,手术进展5个小时了没有一点消息,人家既盼着手术快点结束,又害怕庆生突然出来带来不好的结果,大家相互安慰,这么久了没出来就是最好的消息,说明一切都在正常进行中,又聊起奶奶辛勤持家一辈子,总是为儿女后辈考虑,唯独没有好好善待自己,每个人都说着最近几次和奶奶通电话,奶奶总是说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我最近几个月每次打电话回家,奶奶都会问什么时候放假,端午节放假么,中秋节放假不,国庆节放假不,放假有时间带两个宝宝来家,让我看看,那时候没想太多,就说国庆节放假回来,现在想想太反常了,以往每年奶奶打电话都不会惦记着你们什么时候回家看看,即使心里这样想的也不会说出口,她会觉得你们工作忙,或者回来一趟车费啥的都是一大笔开支,从来不会问这么勤,二婶也说最近梅次电话奶奶都会问她最近回来不,问姑姑什么时候回来,说想姑姑了,农村老人家表达感情都很含蓄的,很少会把想谁直接说出口,想到这里,一向唯物论的我.真的有点迷信了,仿佛奶奶冥冥中有什么预感。。。

在大家焦虑的等待中,天慢慢亮了,大家情绪都崩溃了,那种心情经历过的都知道,终于在上7:26分主刀医生出来了,一手拿着手术切下来的动脉瘤和开颅的一块颅骨瓣,大家围上去,呼吸都是屏住的,医生说,手术还是比较成功,但是出血量大,奶奶脑内血管情况比较复杂,所以病人具体什时候醒还得观察,可能一个星期可能几个月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指着纱布上的瘤子说,你们看这个动脉瘤这么大,这是我手术这么多年见过最大的,然后又指着颅骨说,怕术后水肿颅压过高,所以乎术完这个就骨瓣就不建议装上去了,病人术后一两个星期都是危险期,会送往ICU,随时出现突发状况,术后可能会有偏瘫、失语长期昏迷等后遗症,家属要有思想准备。谢过医生后,大家又忍不住哭一了,这么大年纪了得遭多大的罪…

奶奶从手术室推出来前往ICU的时候大家匆匆看了一眼,头上全是纱布,身上盖着病服,眼角是湿润的,整个人处于深度昏迷状态,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那个样子真的是太可怜太遭罪了 ,随后就推进了ICU,病人进了ICU,家属就只能在门口走廊上守着了,里面什么消息也不知道,不能进去探望陪护,只能随时等消息,大概过了两个小时,ICU里面的医生出来告诉我们,病人现在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清醒,你们这么多家属在这等着也没有任何意义,只需留一两个家属在医院,留下联系方式,要随时保持电话畅通,医生有任何情况能随时联系上,并且保证5分钟内赶到,每天的下午3点到4点这个时间段家属可以来ICU门 口 的小窗口询问最新病情,其余时间只能焦虑的等待,然后就是告诉我们费用,手术费和前期检杳费差不多6万,往后在ICU的话如果病情稳定没有其他问题费用人概1万/天,如果有突发情况要上特殊药物和机器的话就要另算,然后病人补充代养,要自己去买人血蛋白蛋送进去,这个费用大概每天1500,这个是不能医保报销的。姑姑和两个叔叔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留在这里等消息,其他的人就先回去了,奶奶是农村普通的居民医保,报销的额度很低,而且这种手术的一些材料费,特殊药.都没有纳入医保目录,巨大的医疗费用以及随时可能人财两空的压力全部压在本就经济拮据的姑姑叔叔身上,期间我们不得己发起了水滴筹,但是认识的都是和自己差不多圈子的人也没有其他推广渠道,基本上就是亲戚朋友帮忙转发,真的不是万不得已谁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准也不想撕开伤口让人看,这个时候也痛恨自己能力不够没有出息,最终大概筹了2万块左右,虽然是杯水车薪,但是不管金额多少,对于这份情我会永远铭记在心,我的圈里认识的人哪怕一块钱或者一次转发我都有记录在本子上,记住这份恩情。真的特别特别感谢所有的爱心人,发自内心地感谢并祝福大家好人一生平安!

之后的日子就是奶奶在ICU,叔叔姑姑们在医院随时等消息,我每天都会查大量的案例和这个病的相关文献,知道的越多心里越绝望,很多没有我奶奶那么严重的最后都醒不过来了,或者几个月后醒来了最后变成了偏瘫,没有记忆,失语,唯一庆幸的是奶奶伤的是右脑,相对于左脑来说,情况稍微好一点点,即使以后偏瘫,右脑控制的是身体的左边,左手和左腿瘫了比右半边又要好一些,动脉瘤长在右脑中动脉,相对于前交通和后交通动脉相对来说位置又梢微好一些,奶奶也没有高血压糖尿病之类的基础疾病,这也是利于病情的一个方面,但是出血量大,年龄又这么大根本很难有好的结果,只寄希望于奇迹。每天下午 3、4 点都特别煎熬,怕姑姑他们在医院问询到奶奶病情恶化的消息,好在二天过去了,医生说奶奶的情况还算稳定,术后重新拍了CT,没有出现二次出血,之前的淤血也吸收得差不多了,脑部血管分支也在慢慢增多,算是挺过了第一大关。接下来术后3-7天是脑水肿的高峰期,又是新一轮的煎熬,期间,家里人几经辗转找到了医院其他科室的一个熟人,请他帮忙和神经外科的医生打声招呼关照关照我奶奶,也问询到了一些新的病情,后来神外科科室主任亲白打了电话给姑姑他们,要他们去往办公空听病情的分析,去了后主任说这个手术是他和另外两个副主任医师一起做的,我奶奶这种出血量算比较严重的,但好在术后并没有出现一系列的并发症,日前来看情况算比较积极的,然后又额外让ICU的医护人员开了视频,通过视频我们看到奶奶还是昏迷状态,上了呼吸机,插满了各种管子,双手都是绑住了(怕病人手动拔掉管子啥的),姑姑他们录了十几秒的视频,在十秒左右奶奶嘴部微微动了一下,有类似吞咽的动作,反复观看了动作,后来也和医生确认了奶奶己经从最开始的深度昏迷慢慢进入浅昏迷状态了,肢体有轻微的动作,这都是好的表现,后来一个星期过去了,也没有出现脑部水肿,术后第二大关算是过了,接下来就是第三关肺部感染,因为还不能自主呼吸,所以一直上的呼吸机,一直昏迷在床上,人体的痰就不能很好地通过自体一呼一吸,打喷嚏等正常肢体动作的排出来,痰不能排出来就会引发肺部感染,感染了以后就会出现发烧等症状,ICU每天虽然也有吸痰机去辅助吸痰,但能吸出来的有限,医生说这时候就看她什么时候能恢复自主呼吸,撤掉呼吸机,大概过了半个月,医生说今天打算撤呼吸机试试能不能自主呼吸,如果不能的话要做气切,好在撤了以后奶奶的血氧饱和度还算稳定,可以自主呼吸了,而且那天推出去做检查的时候,叔在耳边叫她,她有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一眼,几秒以后又闭上,医生说观察一天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次日就转入了普通病房,普通病房一天费用大概 2500 -3000左右,相对于ICU,真的经济压力又小了很多,这个时候人家悬着半个月的心才稍微放下了一丁点,恰逢中秋节,我们就赶往医院看了奶奶,这时候奶奶己经能发出声音了,偶尔会说一两个句子,但大部分时间还是睡着的,我带着娃去的时候,听到玄孙子叫她,她强行睁开了眼睛小声的喊了一句宝宝的名字,然后又下愈识的伸手去想拉宝宝的手,此情此景,又忍不住哭了一番,多么地不容易,这么大年纪遇此一劫遭了多大的罪,庆幸奶奶还记得我们每一个人,没有失忆,语言功能也没伤到,还能正常和我们说话,通过和姑姑他们的描述,奶奶愈识还算清晰的,有时候醒了还和他们聊到白己是怎么倒地里的,说那天和邻居们在马路边聊了一下午天,村里 6 点广播响起大家才渐渐散去,就想着白天地里的西瓜藤上还有儿个碗口大的瓜,趁天色还没黑提着一小桶水前往瓜地,地里一共就四颗西瓜,刚浇完第二颗,脑袋就剧烈头痛,心里翻得不行接着就吐了一地慢慢倒下去了。。。。还说白己现在特别想吃冰西瓜,要姑姑给她去买点西瓜来吃,姑姑安慰说现在还没恢复好,不能自主进食,还插着胃管,每天打营养餐进去,这时不能吃外边的东西,怕感染,奶奶一直说喉咙像火烧着的一样,特别想吃冰的东西,我们只能用棉签沾点凉白开给她时不时的润润嘴巴,这时候千万不能为了满足病人而喂食一些生冷的东西,医生说了,出了ICU,只能说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后续的恢复80%靠家人的护理,医院只能起20%的作用,所以半点也不敢掉以轻心,二叔二婶姑姑只叔他们四个轮流 24 小时守着,里少每天都是3个人在医院,久卧床的病人最怕生褥疮,所以要每隔2小时翻一次身,用温水擦拭全身,过一段时间要把病床摇起来不能一直平躺,还要经常按摩四肢,从开始姑姑他们怕自己不专业,怕磕着碰着了奶奶,就请了个专业的护工,自己家人辅助护工一起照料,学习护下的按摩手法,护工 240 一天, 但第二天姑姑他们就把护 工辞了,原因是护工比较敷衍,能省事就省事,到点翻身按摩了梅=每次都要姑姑他们打电话催她过来,所以这种时候最靠谱的永远是自己的亲人,不是有钱请人就能解决一切的,试想这还是有几个家属在的情况下,有些家属要上班或者怕辛苦啥的不在身边全权委托护工照顾的情况就可想而知了,这和在外面雇保姆带小孩是一个道理,当然并不是没有好的护工,只是说概率真的比较小而已。医生舟=每天例行查房,都会问问奶奶的情况,医生说我奶奶这么大年纪了病情又这么重,但恢复的算很好的,慢慢的奶奶一天比一天好,清醒的时间更长了,每天和亲戚们视频聊天,说话越来越清晰,声音也越来越有力了,这两天己经慢慢的下床扶着走几分钟锻炼锻炼了,这一切都是好的变化,至少比预想中的情况要好很多,这离不开几个子女的悉心照顾,大家都很欣慰。但是转入普通病房的这些天,奶奶偶尔会发烧,做过几次腰穿,医生说痰有点多,肺部有点点感染,要多注意观察,发烧都是低烧,没有超过39度医生说不会用药,就每天用冰敷的方法物理退烧缓解,奶奶白己说头有点痛和痒,心里也不舒服,医生说做了这么大的手术这些都是常.见的术后反应,至于心里难受,一个正常人在医院躺一个月都会抑郁,更别说得了重病身体极度虑弱的老人家了,截止今天 9.27,奶奶从生病到现在近20天了,从目前的的情况来看己经算的上一个奇迹了,昨天奶奶还在和叔说想出院了,说要问问医生花了这么多钱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好起来,在老人家的认知里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不知道这个病有多危险多严重。

通过奶奶这次病重,对我自己的三观有很大的冲击,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也是万万不能,只能说大家在自己年轻的时候去赚尽可能多的钱,真的能救命,年轻努力打拼的同时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身体是 1 ,后面的 O 才有意义,这个世界除了生死,其他真的都是擦伤。当然,前面说了钱也不是万能的,大家也不要一味的为了钱为了眼前的利益去做出伤害亲情的事情,像这次我奶奶,但凡老人家以前对待子女薄情或者偏颇造成家庭不和睦,这么多子女能团结一心个力以赴吗?会不离不弃24小时不眠不休贴身照料吗?看过太多家庭不团结的,最后老人没人管的悲剧,真的,人心都是肉长的,大家都是将心比心摸着良心做人,所谓母慈子孝,先有母慈才有子孝。另外想说的就是医疗水平地方差异性很大,对于医生的话不能不信但也不能盲从,要有自己的主观判断,平时多多丰富一些医学常识,在病患沟通前先大致了解一些这类疾病的专业知识,包括发病原因、治疗方案的选择、预后等等,在医患关系紧张的今天,如何高效进行医患沟通尤为重要,想当初如果听从了县医院医生的话放弃治疗,那真的是另一种结局了,现在想想都后怕,那时候决定送往上级医院得承受多大的压力,感谢亲人们的一路坚持,感谢科技的发展医学的进步,感谢医生对每一个生命的全力以赴,感谢这些天以来每一个关心过帮助我们的好心人,也感谢经历让我成长,最近在了解人离世后遗体器官捐献的事情,我白=自己也想提前签署这个协议,待我生命的尽头,不需后人追掉也无需葬礼,最后为医学事业的进步点亮一点点微弱的光,如果顺便能帮助到他人重生那就更好不过了,我来过这个世界,我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什么丰功伟绩,也不曾改变过这个世界,但是世界给护我的,我最终愿意回馈它,这是我留给世界最后的礼物。

罗里吧嗦流水账一路记下来,脑子有点乱基本想到哪写到哪,逻辑有点乱.文化水平有限语言也组织的乱七八槽,很多地方表述的词不达意,大家将就着看,之前在吧里看了很多病友的经历,对我了解奶奶的病情帮助很人,无以为报,想了很久还是把自己的经历分享出来,希望多多少少能帮助到有需要的朋友们,奶奶日前还在医院,正在康复中,后续的进展有机会再更,祝愿大家 一生平安。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没有回复内容